农友故事

三莓园

从建园开始,没有用一滴除草剂和农药。当了快两年的农民,苏林的最大感受是「人不要跟天斗」,对待果园「已经完全像是养个孩子一样了」,红树莓是一个摘下就能入口、吃不腻的水果。他当然也在意成本和产量,但这并不唯一,「把安全去掉的话,很快就会完蛋。必须坚持,哪怕不赚钱,但会最稳当。」

苏林把它当小孩爱,才有了摘下就入口的酸甜

拔一粒果子入口,酸香满嘴

10月上旬的时候,三莓园里零星地有一些果子红透,苏林拿着一颗刚摘下的红树莓,放在手心里让我们看,「果子中间是个『窝』,它有自己的酸味、甜度、特别的香味。」

露天种养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水果,又要放弃全部捷径的方法,心吊在嗓子里的感觉一点都不夸张。

果苗种下去之后,心情开始有了忐忑,担心能不能长苗啊,苗长出来它会不会被晒死啊。太阳太大它会不会蔫掉啊,「已经完全像是养个孩子一样了,哈哈。」

关爱每一株,像疼爱小孩

今年又碰到了很大的天气变化,连续台风降雨一个月,马上又进入一个高温干旱。「很煎熬的,看着它有时候就死掉了。这些苗,活下来的都是强壮的。」

经过「煎熬」之后,苏林种出了「吃不腻的水果」,他用「惊艳」来形容第一次入口的感觉,「它有自己的酸味、甜度,头一回吃可能会觉得不甜。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吃了可能会上瘾。」苏林摘下一粒果子丢入嘴巴,把果树当自己小孩疼爱的他,这一刻露出满足的神情。

一开始决定种植它的时候,苏林还担心这个「有点超前的水果,会不会有人买」,不过自2013年底种下果苗,直到2014年的小范围销售,「有很多对新事物接受比较快的人」添增了他们的信心。

品质是果园最大的根本,从建园开始,没有用一滴除草剂,苏林记得,2014年年底,把所有的草都拔掉了,很壮观,整个在苗圃里面堆了大概有三四米高。

草在果园的多少更多遵循着自然法则,植株长到好,草就不会强势,「完全没有草,这个不合理。鸟也好,虫子也好,它不一定喜欢吃这果子,但你不给它提供别的东西,它就只能吃这个。我倒是觉得,有点草其实也没什么问题。」目前杂草的控制主要靠人工拔掉或用黑色布把地面覆盖一部分。

地膜覆草,人工除草之外的辅助方法

对于树莓生长过程中最怕的虫害危险,得益于整块地的生物多样性,一般两种办法可以解决,一种是生物防治,使用天然的杆菌制剂,放到喷雾剂里喷到叶子上,虫子碰到它就会生病,然后就是物理方法,用捕虫器等利用虫子对味道或光的敏感。

这些做法在刚开始时并不被照料果园的农工理解,「他们不止一次跟我们讲,用除草剂,一次就解决了,也花不了什么钱。我能理解他们,但是要坚持。我们做这些的意义就在这里。做一样东西,坚持是很重要的。」

玩笑归玩笑,做事情还是要认真

当了快两年的农民,苏林说最大的感受是,人不要跟天斗,「不要认为你通过你的技术和方法你就可以战胜老天爷。一个呢,可能是徒劳的,你没有顺应它,肯定是要吃苦头的。如果想了一些极端的办法来解决,那么后果也可能是很严重的。现在很多食品安全问题都是这样造成的,过分追求产量,过分追求果实的大小...」

「跟天斗的欲望」也是加重食品安全的原因,「西瓜是六月份才有的,我们非要三月份就吃到,或者说过分的追求很甜,这个市场的欲望都来自于我和你,有了这个欲望,人家才会帮你去做,这是一个共同的体系。」

这么认真严苛地管理果园,起初却是因为「一个玩笑」开始,「我们有几个朋友,本身也是比较追求乡村的一个生活,就想在这里弄块地,心态一直是一个比较放松娱乐的,但玩笑归玩笑,做事情还是要认真的。」

苏林把它当自己的小孩爱 才有了摘下就入口的酸香低甜。

更多伙伴

上海崇明县

旭耕农场

它的格言是「自己不吃的东西,就不要卖给消费者」,以不伤害土地的方式延续对土地的情感。

昆山市淀山湖镇

兰谷高科

在这里,会吃到脆爽的、酸甜的果实,每一棵苗上会摘到惊喜,和植物在一起,李坤良每天的人生过得很正向,身心从不疲惫。

上海崇明县

天爱庄园

天爱爸爸从养鸡下蛋开始,给宝贝女儿最干净丶安全的食物,这里的每颗蛋都要尊重鸡只的意愿。

湖北大别山

真食牧场

放弃都市生活的广告人阿彬,带着老婆返乡,重新将自己種回大别山的土里。被宠坏的一批批散养鸡猪牛羊,吃的是山林有机餐厅,以及阿彬的手炒黄豆。

上海崇明县

玫瑰庄园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只有诚心才能种出诚食,别的不能。与其说在种菜,吴敏更觉得自己在修行。

上海青浦区

泽福农场

掉落地面的蘑菇必须丢弃、走进蘑菇厂要穿上脚套、每一盒蘑菇品质要一样好...一连串严格的要求,是彭长儿对有机蘑菇种植的食物安全标准。

上海崇明县

康源大地

做日本有机认证工作十多年的胡杰,认为有机不能只是在安全不安全这种低层次上打转,「安全是最起码的要素,好吃,有营养才是硬道理,才能让更多的人喜欢上它。」

上海青浦区

争荣农场

陶争荣花六年的时间种有机茭白,他重新养地、学习务农、跟亲戚们吵架,只为了种出小时候吃过的那种天然滋味。

上海松江区

锦菜园

周俊吉博士的农场,无论在台湾,还是在大陆,都是标杆。做到极致,是因为有兴趣,「没有兴趣坚持不下去,要有兴趣才能坚定。」

上海崇明县

三分地农场

「我就想不使用农药和化肥,能有收成,还能够挣到钱,就是想证明这两个东西。」蒋永辉开心地当农民,「如果不讲收入,这真的是一个很舒服的工作,最舒服的工作。」

上海市崇明县

嘉仕有机

「要做有机就做纯有机,不要顾及老板的利益,扔就扔了,坏就坏了。

上海崇明县

朴和素农场

「知道这个事情不对,就不用去做了。」老贾态度坚定的说。杀虫,只是解决了虫,但作物本身是不健康的。我的作物是充滿能量和健康的。

上海金泽镇

岑谷生态农场

岑谷农场的地形很独特,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可以与周围的常规农业进行有效隔离;岑谷农场的运行也很独特,是道融的环境友好型农业项目基地;岑谷主人黎叔也很独特,「半农半x」的状态是他健康生活的必需。

上海浦东川沙新镇

百欧欢

用对土地友善的农业生产方式,维护万物栖息生养的环境永续,耕读并进,倡导依时作息,人天妙和的生活体验及生活教育。

上海横沙岛

方叔家出品

7年坚守,坚持沿用传统的放养模式和古老的草饲法则,让小牛一点一滴的生长,维持了海岛湿地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

上海市嘉定区

食全食美

「种有机比绿色常规的难多了,要求特别严。」魏师傅说,食全食美农场是2009年创办,经过两年的转换期,2011年正式被南京国环认证为有机农场。

杭州市淳安县

千岛九月鲜

千岛九月鲜养殖基地位于5A级景区淳安千岛湖周边,生态环境良好,绝少工业污染,在生产过程中不食用混合饲料,避免了生长激素的刺激,自然状态,慢慢生长。

江苏常州市金坛区

一号农场

在茅山深处,绿水湖畔,以水库活水灌溉农作物,拒绝农药与除草剂,集有机农业生产、农作体验、休闲观光为一体,是一个适合全家游玩,学习农作的休闲农场。

上海崇明县

白朵菌菇

这个银耳农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徐,一个是小陈。他们的银耳一个月收获四批,新鲜到可以闻到银耳的香味。为了保持银耳的新鲜,他们专门为银耳设计了一个保险罩子,并申请了专利。

浙江省瑞安市

华盛水产

「对啊,鱼是活的,捕鱼的船是活的,为什么不让工厂也变成活的?如果把厂子办到海上,鱼捕到哪里,工厂就移到哪里,这样岂不是一点儿时间都不浪费了?」陈善平对「鱼」的品质,那是沒有底限的追求!

湖南省澧县

大湖

「你看我们鲢鱼出水的声音,哗哗的。那么有生命力,鱼体有光泽很健康。做水产生意的,搞鱼的,就知道这是什么好货色了!」队长黝黑的脸亮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

上海市松江区

浦江蓝

命中注定爱蓝莓的蓝莓种植专家吴晓春毕业于东北农业大学,还没「下田」种蓝莓前,在上海应用技术大学一直从事蓝莓研究,与蓝莓结缘,也许是命中注定的。说话三句不离田的吴教授,强调杂草是生物循环很重要的环节,也能让虫害减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天山呦呦

很难想像有一群人,骑着马赶着羊,追逐着草的踪迹,从后山到前山,从春天到秋天,同时记录当天的空气值、土壤PH值、羊群食物和水源情况、羊的运动路线和运动量等内容……牧民与天山呦呦的不容易造就了广大吃货的口福,让你也吃到这头入选北京奥运会的羊。

山东省枣庄市

九州奥华

这只羊上过CCTV,它的父祖辈被誉为「钻石级绵羊」,在这里,我们用数据说明,它为什么比一般的羊更好吃。

上海崇明县

青澄农场

一进到青澄农场,第一个发现便是这里的动物十分亲人,不同的小动物和谐共处在这桔子园中──小羊群跳上跳下地吃草,小狗儿在我采访到一半时会过来磨蹭脚边撒娇,红鼻鸭、芦花鸡、黄鸡带着小鸡们四处溜达吃草,楚家林说这些鸡如果不栓上牠们,晚上还会到飞树上睡觉!没有印象中农场的臭味和密密麻麻的果树,难怪楚家林这一年

浙江省遂昌县

八佰米加

八佰米加坚持原生态农业,坚持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智慧原生态,并致力于带动更多当地农民加入他们,一起改变环境,改变世界。

上海

小刺猬浆果园

一颗天然无毒的草莓,从土壤、水质就开始要求。老宋坚持环境必须是好的,附近没有工业;水基本靠降雨存下来的池塘水;土壤用的是来自东北的千年腐殖土,这种土营养丰富,适合草莓生长,再加上稻壳让土质更疏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