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友故事

锦菜园

「有机是良心事业,这良心呢,是在于你愿意把良心掏出来有多少。」在台湾出生,在大陆耕耘十年的周俊吉这样看待有机农业。他在台湾获得博士学位,但尽弃所学投身有机农业,卓有成效;在大陆,他的农场曾连续获得A级的SGS认证,但也遇到过害虫把棚子全毁了的情形。虽然很累,但他走得很坚定,因为有兴趣,「没有兴趣坚持不下去,要有兴趣才能坚定。」

周俊吉:要不要偷用农药?!农夫0和1的抉择

「有机是良心事业,这良心呢,是在于你愿意把良心掏出来有多少。」周俊吉在接受一米市集的采访时,正色说出了这句话。虽然讲话内容铿锵,但他依然保持了印象中台湾人一贯的温软语气。

怎么证明良心掏出了多少呢?

「如果你真的有良心做下去,很多东西会因为你的用心而感触到。」在周俊吉看来连续三年SGS认证A级,某高端超市全国供应商这样的外在标签不足为据,他用诗意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良心」的看法

在随后的解释中,他为这一诗意的表达引入了实证性的细节,他说蛇、老鼠、蚯蚓,这些动物会「感触到」坚持不用农药化肥的「良心」,因为它们越来越多,尤其是蛇,它是生态是否优秀的一个重要指标。

周俊吉,锦菜园农场执行长。他台湾出生,却在大陆耕耘有机农业十年;出身农家,,儿时厌恶种田,大学研究所之后却对种植产生了兴趣;博士毕业后没有进入学界,而是选择了产业界;接触有机农业后,尽弃所学,一心做起了有机种植;总之,在这个五十一岁男人的人生中,他往往选择背离惯性的生活轨迹,听从自己的内心做出改变,跟随自己的兴趣出发。

幽默:玉米笋与初恋

「这是传闻世界、轰动武林的三步回甘玉米笋。」走在锦菜园郁郁葱葱的玉米地旁,执行长周俊吉得意洋洋地总结着他独创的玉米笋吃法。

九月来到锦菜园的客人,周俊吉都要为大家亲自示范「三步回甘玉米笋」的吃法。

在周俊吉这里,「三步回甘玉米笋」又被亲昵地称为「初恋玉米笋」,原因是他把人生经历戏谑般地糅合到了小小的一个玉米笋之中,从剥开玉米笋外面硬硬的包叶这一步开始,到玉米须的清香、玉米笋的香甜、玉米包叶的甘甜,他的动作、讲解都严丝合缝对应着年轻男女间试探、追求、热恋的每一阶段,听者无不捧腹。

在客人们吃完一整根连皮带须的玉米笋后,他眼睛发亮、满怀期待地问道「有没有回甘?」在得到肯定答复后,面色黝黑、善讲段子的周博士脸上多了一丝深情,仿佛回忆着脑海中中自己的初恋,「我们的初恋是回甘。」不知道今年五十一岁的他记起了什么。

虫性:「两性之道」与「好色之道」

第一次走进锦菜园农场的人,从外表应该不太能把它跟普通农场区分开,除了一个个立于田垄地头的、一米来高、白色的诱捕害虫的器具。

这是一种通过模仿雌虫交尾气味来诱捕雄性害虫的器具雄性的减少,自然也会让害虫的密度降低以及繁殖失败。这种方法在周俊吉的介绍里被调侃成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就如同善谑的周俊吉将情感与玉米笋联系起来一般,他将这种捕虫的方法重命名为「两性之道 」。

「两性之道」捕虫法基本使用在露天的环境中,在大棚中,会看到寻常有机农场中常见的黄色捕虫板,「一般的虫都喜欢趋近黄色,虫看到黄色就会过去,这是虫的一个本能。」周博士对「虫性」可谓了若指掌,他将这种通过黄色捕虫板捕虫的方法称为「好色之道」。

虽然周俊吉可谓是「虫性」专家,「两性之道」与「好色之道」也算是抓住了害虫的七寸,但执行长依然不能对害虫一击必杀,甚至只能采用人海战术,像这种诱捕器具五十平方米就会放一个,「我们成本投入真的是很大,因为不用农药的话就真的差很多。」

要不要偷用农药?零跟一的抉择

在与害虫战斗这一方面,周俊吉凭借着他对「虫性」的深究以及加上「鸡」这个大杀器的运用,大多数时候还是可以战而胜之的,或者可以称得上一个常胜将军,但也不是没有失手的时候。

因为有机农业最难的地方,莫过于除草和杀虫。除草还可以拼人工,但虫子有时来势之汹汹,让周俊吉也无能为力,这也是很多有机从业偷偷使用农药的原因——不能承受这种巨大的损失,对这种完全绝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这病虫害对于一个作物的影响,最大的程度就是零跟一,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在病虫害严重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打药就可以有收成,不打药就绝收,该如何做,周俊吉认为这是有机从业者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周俊吉曾有几次因为在要求上、效率上、执行上的疏忽,虫子蔓延开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几个棚子被虫子完全毁掉,收到了几个「零」。

堆肥与灌溉

「你大口大口的呼吸,没什么臭味。」在锦菜园的堆肥场地,可以看到一堆堆放在槽里发酵的杂草和牛粪,周俊吉看到参观者小心翼翼呼吸的样子,就喊出了这句话。他对自己的堆肥技术很有信心,向围在堆肥场的参观者详细讲解他堆肥中的炭氮比例问题,这时知识分子的范儿又回到了他老农似的外表上。

他认为作为一个真正的有机农场,自己堆肥是非常有必要的,使用有机肥的土壤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为了直观证明这一观点,他带领客人来到一片刚种植完毛豆的土地,第一个跳上去,「你踩下去,土壤会有一点弹性,就像在里面装了一个弹簧。」

肥水肥水,除了肥、水至关重要。为了避免外面河流的水污染锦菜园灌溉池塘里的水,周俊吉把锦菜园的灌溉系统与外界的河流进行了物理上的阻绝,防止外面河流里的农药与化肥污染了农场内的作物。

灌溉池塘里的水来自于下雨的雨水蓄积,但不下雨的时候就坏了。讲到这,周俊吉对自己发明的过滤、吸附系统颇有得意。当灌溉池塘里的雨水耗尽时,周俊吉会从外面河道里抽取河水,但这些水会经过两个巨大的大桶,这两个大桶里有的活性炭等物质会吸附、过滤掉绝大部分有害物质,「我们曾经测过,经过那几个桶跑完之后出来的水,跟自来水的水质是差不多的。」

路人甲与执行长

在农场里与植物相伴的周博士总是笑意盈盈,对于自己工作状态的描述,真是羡煞一众客人,「我在这边都是路人甲,早上晃一晃,中午晃一晃,然后就可以走了。」

真的有这么轻松吗?

坐下来的周博士,跟走在田畴微风中的周博士相比,沉静了很多,似乎田里的作物能给予周博士无限的精力,而离开了那些作物他又成了四百亩菜园的执行长,除了要考虑日常的运营,未来的发展,还要去千里之外的合作农场进行技术指导。

譬如提到作为某高端超市的供应商这个话题时,执行长就屡次感叹有「负担」。为这家超市的全国超市提供货品,迫于物流的成本,使得锦菜园不得不在全国选择可以合作的农场。执行长跑了山东、河北、江苏的十几个农场,也只是找到两个合适的,「我后天就得再去广州,去帮我们合作的农场去做技术指导,到处去跑。」

提到大陆的生鲜电商,周俊吉以幽默的口吻形容大陆的电商「有霸气!我(生鲜电商)什么时候说要,你就什么时候给我。」很明显,在适应大陆这种快节奏的同时,也让周俊吉颇有怨言 。

厌恶与兴趣

周俊吉出身农家子弟,回忆起童年往事,大多数的时候他的状态显得放松而愉悦,几十年前所经历的艰苦生活,仿佛都已被时间过滤掉苦味,只剩下明快的记忆。

「我小时候就常常早上天还没亮,就被叫去采番茄,采茄子,番茄八点人家来摘,我八点要上课呀,天刚亮就去采,采完之后从农家搬到路边,让人家来摘,然后就想:干嘛要做农呀。」儿时的周俊吉对做农是厌恶的,那么他怎么走上做农这条道路的呢?

「后来真的有兴趣,是上了研究所,念了植物病理学这个科系,病理系简单一点就是卖农药的。」而喜欢上做农,源于帮助他人所带来的快乐和快感,「哎,对农药的使用,我很在行!」

周俊吉讲到自己「开处方」很在行时,马上就兴奋起来:「有一个农友种的茭白笋得到锈病,我给他开了一个用在葡萄上面的药,让这位农友用在茭白笋上,第二次去茭白笋果然得救,结果那天中午他就请我吃饭,喝高粱酒,高粱酒的酒精大概三十八度,或四十几度,然后我骑机车,从埔里一直骑到台东,要骑快一个多钟点,我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

讲到这里,周俊吉的语速变快,感叹连连,好像那三十八度的高粱酒穿越时空而来,让坐在办公桌前已经五十有余的周俊吉博士又醉了一次。

做有机农业,是周俊吉在做农后的一大转变,这个转变意味着他要抛弃以前所学的专业,因为他不能「开处方(使用农药)」了,「然后就开始比较去深入了解生物之间的那种交互,就开始去做实验,我很喜欢做实验,就这样子搞,慢慢慢慢就有兴趣。」

更多伙伴

上海崇明县

旭耕农场

它的格言是「自己不吃的东西,就不要卖给消费者」,以不伤害土地的方式延续对土地的情感。

昆山市淀山湖镇

兰谷高科

在这里,会吃到脆爽的、酸甜的果实,每一棵苗上会摘到惊喜,和植物在一起,李坤良每天的人生过得很正向,身心从不疲惫。

上海崇明县

天爱庄园

天爱爸爸从养鸡下蛋开始,给宝贝女儿最干净丶安全的食物,这里的每颗蛋都要尊重鸡只的意愿。

湖北大别山

真食牧场

放弃都市生活的广告人阿彬,带着老婆返乡,重新将自己種回大别山的土里。被宠坏的一批批散养鸡猪牛羊,吃的是山林有机餐厅,以及阿彬的手炒黄豆。

上海崇明县

玫瑰庄园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只有诚心才能种出诚食,别的不能。与其说在种菜,吴敏更觉得自己在修行。

上海青浦区

泽福农场

掉落地面的蘑菇必须丢弃、走进蘑菇厂要穿上脚套、每一盒蘑菇品质要一样好...一连串严格的要求,是彭长儿对有机蘑菇种植的食物安全标准。

上海崇明县

康源大地

做日本有机认证工作十多年的胡杰,认为有机不能只是在安全不安全这种低层次上打转,「安全是最起码的要素,好吃,有营养才是硬道理,才能让更多的人喜欢上它。」

上海青浦区

争荣农场

陶争荣花六年的时间种有机茭白,他重新养地、学习务农、跟亲戚们吵架,只为了种出小时候吃过的那种天然滋味。

上海浦东新区

有冇有

从建园开始,没有用一滴除草剂和农药。当了快两年的农民,苏林的最大感受是「人不要跟天斗」,对待果园「已经完全像是养个孩子一样了」。农场原名「三莓园」,2017年改名「有冇有」。

上海崇明县

三分地农场

「我就想不使用农药和化肥,能有收成,还能够挣到钱,就是想证明这两个东西。」蒋永辉开心地当农民,「如果不讲收入,这真的是一个很舒服的工作,最舒服的工作。」

上海市崇明县

嘉仕有机

「要做有机就做纯有机,不要顾及老板的利益,扔就扔了,坏就坏了。

上海崇明县

朴和素农场

「知道这个事情不对,就不用去做了。」老贾态度坚定的说。杀虫,只是解决了虫,但作物本身是不健康的。我的作物是充滿能量和健康的。

上海金泽镇

岑谷生态农场

岑谷农场的地形很独特,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可以与周围的常规农业进行有效隔离;岑谷农场的运行也很独特,是道融的环境友好型农业项目基地;岑谷主人黎叔也很独特,「半农半x」的状态是他健康生活的必需。

上海浦东川沙新镇

百欧欢

用对土地友善的农业生产方式,维护万物栖息生养的环境永续,耕读并进,倡导依时作息,人天妙和的生活体验及生活教育。

上海横沙岛

方叔家出品

7年坚守,坚持沿用传统的放养模式和古老的草饲法则,让小牛一点一滴的生长,维持了海岛湿地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

上海市嘉定区

食全食美

「种有机比绿色常规的难多了,要求特别严。」魏师傅说,食全食美农场是2009年创办,经过两年的转换期,2011年正式被南京国环认证为有机农场。

杭州市淳安县

千岛九月鲜

千岛九月鲜养殖基地位于5A级景区淳安千岛湖周边,生态环境良好,绝少工业污染,在生产过程中不食用混合饲料,避免了生长激素的刺激,自然状态,慢慢生长。

江苏常州市金坛区

一号农场

在茅山深处,绿水湖畔,以水库活水灌溉农作物,拒绝农药与除草剂,集有机农业生产、农作体验、休闲观光为一体,是一个适合全家游玩,学习农作的休闲农场。

上海崇明县

白朵菌菇

这个银耳农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徐,一个是小陈。他们的银耳一个月收获四批,新鲜到可以闻到银耳的香味。为了保持银耳的新鲜,他们专门为银耳设计了一个保险罩子,并申请了专利。

浙江省瑞安市

华盛水产

「对啊,鱼是活的,捕鱼的船是活的,为什么不让工厂也变成活的?如果把厂子办到海上,鱼捕到哪里,工厂就移到哪里,这样岂不是一点儿时间都不浪费了?」陈善平对「鱼」的品质,那是沒有底限的追求!

湖南省澧县

大湖

「你看我们鲢鱼出水的声音,哗哗的。那么有生命力,鱼体有光泽很健康。做水产生意的,搞鱼的,就知道这是什么好货色了!」队长黝黑的脸亮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

上海市松江区

浦江蓝

命中注定爱蓝莓的蓝莓种植专家吴晓春毕业于东北农业大学,还没「下田」种蓝莓前,在上海应用技术大学一直从事蓝莓研究,与蓝莓结缘,也许是命中注定的。说话三句不离田的吴教授,强调杂草是生物循环很重要的环节,也能让虫害减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天山呦呦

很难想像有一群人,骑着马赶着羊,追逐着草的踪迹,从后山到前山,从春天到秋天,同时记录当天的空气值、土壤PH值、羊群食物和水源情况、羊的运动路线和运动量等内容……牧民与天山呦呦的不容易造就了广大吃货的口福,让你也吃到这头入选北京奥运会的羊。

山东省枣庄市

九州奥华

这只羊上过CCTV,它的父祖辈被誉为「钻石级绵羊」,在这里,我们用数据说明,它为什么比一般的羊更好吃。

上海崇明县

青澄农场

一进到青澄农场,第一个发现便是这里的动物十分亲人,不同的小动物和谐共处在这桔子园中──小羊群跳上跳下地吃草,小狗儿在我采访到一半时会过来磨蹭脚边撒娇,红鼻鸭、芦花鸡、黄鸡带着小鸡们四处溜达吃草,楚家林说这些鸡如果不栓上牠们,晚上还会到飞树上睡觉!没有印象中农场的臭味和密密麻麻的果树,难怪楚家林这一年

浙江省遂昌县

八佰米加

八佰米加坚持原生态农业,坚持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智慧原生态,并致力于带动更多当地农民加入他们,一起改变环境,改变世界。

上海

小刺猬浆果园

一颗天然无毒的草莓,从土壤、水质就开始要求。老宋坚持环境必须是好的,附近没有工业;水基本靠降雨存下来的池塘水;土壤用的是来自东北的千年腐殖土,这种土营养丰富,适合草莓生长,再加上稻壳让土质更疏松。

歆歆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