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友故事

食全食美

食全食美在2006年之前是美国一种微生物有机肥的代理商,为了展示有机肥的效果,他们在华亭租了几十亩地作为有机肥的展示平台,逐渐演变到两三百亩的面积。而现在的食全食美农场是2009年开始的创办的,经过两年的转换期2011年正式被南京国环认证为有机农场。如今,代理有机肥成为了辅业,有机种植反倒成了食全食美的主业。

是真的,我们终于找到了「零农残的草莓」

去食全食美亲访的那天,阳光特别好,草莓在棚子里,红得发亮。园子里高级农艺师魏师傅告诉我们,「红得发亮」是没有用过催熟剂草莓的自然颜色,草莓顶端红了,但尾部还是白的;如果用了催熟剂,草莓会从头红到尾,但是没有那么亮,是一种暗红色。在口感上,自然成熟的草莓,草莓味儿更浓,酸甜适度,而不只普通草莓的那种单纯的甜。

透亮的颜色,芳香的味道,连鸟儿都引来了,「一变红,小鸟就过来偷吃。」所以草莓棚的两边都用纱网挡了起来,但还是没挡住小鸟的嗅觉。没用过农药和化肥的有机草莓,鸟儿好像都更加喜欢一点。

虽然连鸟儿都喜欢有机草莓,但在上海,可以种植有机草莓的农场不多,这其中原因:难度是第一位的,而产量低也是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有机草莓的产量最多只有普通草莓产量的一半。

不乐意回家的魏师傅

「种有机比绿色常规的难多了,要求特别严。」魏师傅是山东寿光人,寿光是全国最大的蔬菜种植基地,所以种菜,对于魏师傅来说,可谓是轻车熟路,但种有机蔬菜,魏师傅也只有五年的经历,只占据了他整个种植生涯的五分之一,也就是在食全食美的这五年。

食全食美大棚里有一个蜂箱,说明了草莓都是自然授粉。草莓是雌雄同株,一朵花中既有雌蕊,也有雄蕊,虽然可以自花授粉,但温室草莓开花期正值冬季,温室内湿度大,空气流动性差,花药和花粉黏度高,花粉发放困难,棚里养蜜蜂帮忙受粉解决了人工授分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成本,蜜蜂授粉的结果率也比人工授粉好两成以上。而且蜜蜂对农药十分敏感,如果使用农药后就放蜂授粉,就会出现蜂群的怠工甚至全部死亡。

连农委都不相信不用农药化肥,能种出地来!

而现在的食全食美农场是2009年开始的创办的,经过两年的转换期,2011年正式被南京国环认证为有机农场。

显然,快乐来自于这十年的坚持,「我们来的时候,连嘉定农委都不相信,不相信你不用农药不用化肥,能种出地来。」此后,徐经理显然是聊开了,对董事长姜伟也开起了玩笑,「做有机不简单,人家讲,做有机都是有钱人在玩的东西,我们老板是有钱人,现在玩玩玩玩,快变成穷人了。

快变成穷人的姜老板

虽然被笑「快变成穷人」了,但食全食美的姜老板,却还是风趣幽默,言谈中不改对有机农业的信奉,有着东北人一贯的乐观。

在有机农业界做了许多年,这个东北汉子可能是见过太多的「忽悠」,感叹生鲜电商的猫腻现象,还有市场上一些有机水果不可思议的低价竞争,「反复算了成本,我就是想不透为什么别人可以卖那么便宜?我干脆跟他进货好了!」

在一米市集提到需要现场拿取随机草莓样本,送实验室检验时,姜老板若有所悟,以鼓励的口吻对我们说——「如果其他生鲜电商都不好好干,你们(一米市集)好好干呢,可能就出来了。」

2016年,一米市集的初春礼物,是一本没有农药残留的草莓报告。

更多伙伴

上海崇明县

旭耕农场

它的格言是「自己不吃的东西,就不要卖给消费者」,以不伤害土地的方式延续对土地的情感。

昆山市淀山湖镇

兰谷高科

在这里,会吃到脆爽的、酸甜的果实,每一棵苗上会摘到惊喜,和植物在一起,李坤良每天的人生过得很正向,身心从不疲惫。

上海崇明县

天爱庄园

天爱爸爸从养鸡下蛋开始,给宝贝女儿最干净丶安全的食物,这里的每颗蛋都要尊重鸡只的意愿。

湖北大别山

真食牧场

放弃都市生活的广告人阿彬,带着老婆返乡,重新将自己種回大别山的土里。被宠坏的一批批散养鸡猪牛羊,吃的是山林有机餐厅,以及阿彬的手炒黄豆。

上海崇明县

玫瑰庄园

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只有诚心才能种出诚食,别的不能。与其说在种菜,吴敏更觉得自己在修行。

上海青浦区

泽福农场

掉落地面的蘑菇必须丢弃、走进蘑菇厂要穿上脚套、每一盒蘑菇品质要一样好...一连串严格的要求,是彭长儿对有机蘑菇种植的食物安全标准。

上海崇明县

康源大地

做日本有机认证工作十多年的胡杰,认为有机不能只是在安全不安全这种低层次上打转,「安全是最起码的要素,好吃,有营养才是硬道理,才能让更多的人喜欢上它。」

上海青浦区

争荣农场

陶争荣花六年的时间种有机茭白,他重新养地、学习务农、跟亲戚们吵架,只为了种出小时候吃过的那种天然滋味。

上海松江区

锦菜园

周俊吉博士的农场,无论在台湾,还是在大陆,都是标杆。做到极致,是因为有兴趣,「没有兴趣坚持不下去,要有兴趣才能坚定。」

上海浦东新区

三莓园

从建园开始,没有用一滴除草剂和农药。当了快两年的农民,苏林的最大感受是「人不要跟天斗」,对待果园「已经完全像是养个孩子一样了」。

上海崇明县

三分地农场

「我就想不使用农药和化肥,能有收成,还能够挣到钱,就是想证明这两个东西。」蒋永辉开心地当农民,「如果不讲收入,这真的是一个很舒服的工作,最舒服的工作。」

上海市崇明县

嘉仕有机

「要做有机就做纯有机,不要顾及老板的利益,扔就扔了,坏就坏了。

上海崇明县

朴和素农场

「知道这个事情不对,就不用去做了。」老贾态度坚定的说。杀虫,只是解决了虫,但作物本身是不健康的。我的作物是充滿能量和健康的。

上海金泽镇

岑谷生态农场

岑谷农场的地形很独特,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可以与周围的常规农业进行有效隔离;岑谷农场的运行也很独特,是道融的环境友好型农业项目基地;岑谷主人黎叔也很独特,「半农半x」的状态是他健康生活的必需。

上海浦东川沙新镇

百欧欢

用对土地友善的农业生产方式,维护万物栖息生养的环境永续,耕读并进,倡导依时作息,人天妙和的生活体验及生活教育。

上海横沙岛

方叔家出品

7年坚守,坚持沿用传统的放养模式和古老的草饲法则,让小牛一点一滴的生长,维持了海岛湿地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

杭州市淳安县

千岛九月鲜

千岛九月鲜养殖基地位于5A级景区淳安千岛湖周边,生态环境良好,绝少工业污染,在生产过程中不食用混合饲料,避免了生长激素的刺激,自然状态,慢慢生长。

江苏常州市金坛区

一号农场

在茅山深处,绿水湖畔,以水库活水灌溉农作物,拒绝农药与除草剂,集有机农业生产、农作体验、休闲观光为一体,是一个适合全家游玩,学习农作的休闲农场。

上海崇明县

白朵菌菇

这个银耳农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徐,一个是小陈。他们的银耳一个月收获四批,新鲜到可以闻到银耳的香味。为了保持银耳的新鲜,他们专门为银耳设计了一个保险罩子,并申请了专利。

浙江省瑞安市

华盛水产

「对啊,鱼是活的,捕鱼的船是活的,为什么不让工厂也变成活的?如果把厂子办到海上,鱼捕到哪里,工厂就移到哪里,这样岂不是一点儿时间都不浪费了?」陈善平对「鱼」的品质,那是沒有底限的追求!

湖南省澧县

大湖

「你看我们鲢鱼出水的声音,哗哗的。那么有生命力,鱼体有光泽很健康。做水产生意的,搞鱼的,就知道这是什么好货色了!」队长黝黑的脸亮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

上海市松江区

浦江蓝

命中注定爱蓝莓的蓝莓种植专家吴晓春毕业于东北农业大学,还没「下田」种蓝莓前,在上海应用技术大学一直从事蓝莓研究,与蓝莓结缘,也许是命中注定的。说话三句不离田的吴教授,强调杂草是生物循环很重要的环节,也能让虫害减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天山呦呦

很难想像有一群人,骑着马赶着羊,追逐着草的踪迹,从后山到前山,从春天到秋天,同时记录当天的空气值、土壤PH值、羊群食物和水源情况、羊的运动路线和运动量等内容……牧民与天山呦呦的不容易造就了广大吃货的口福,让你也吃到这头入选北京奥运会的羊。

山东省枣庄市

九州奥华

这只羊上过CCTV,它的父祖辈被誉为「钻石级绵羊」,在这里,我们用数据说明,它为什么比一般的羊更好吃。

上海崇明县

青澄农场

一进到青澄农场,第一个发现便是这里的动物十分亲人,不同的小动物和谐共处在这桔子园中──小羊群跳上跳下地吃草,小狗儿在我采访到一半时会过来磨蹭脚边撒娇,红鼻鸭、芦花鸡、黄鸡带着小鸡们四处溜达吃草,楚家林说这些鸡如果不栓上牠们,晚上还会到飞树上睡觉!没有印象中农场的臭味和密密麻麻的果树,难怪楚家林这一年

浙江省遂昌县

八佰米加

八佰米加坚持原生态农业,坚持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智慧原生态,并致力于带动更多当地农民加入他们,一起改变环境,改变世界。

上海

小刺猬浆果园

一颗天然无毒的草莓,从土壤、水质就开始要求。老宋坚持环境必须是好的,附近没有工业;水基本靠降雨存下来的池塘水;土壤用的是来自东北的千年腐殖土,这种土营养丰富,适合草莓生长,再加上稻壳让土质更疏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