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多生鲜电商,为什么我们还是坚持开张了

发布日期:2016-03-25


你好,我的名字是何瑞怡,同事都叫我Matilda,今年32岁,台湾人,五年前搬到了上海。我想利用喝一杯清茶的时间,跟你说说我们团队为什么成立了一间叫做一米市集的公司。

这篇文章应该看不到O2O,互联网+,融资千万元等字眼,因为我接下来要讲的,是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比如为什么现在国内有多到数不清的生鲜电商,我们还坚持要开一家。如果你耐心看到最后的话,答案会在那里。

帮我们生产食物的人,是谁?

搬到上海的这几年,发现大部分人还是习惯站在明亮干净的超市里,购买又大又漂亮的蔬菜水果,每个商品条码似乎都能让我们零时差的与世界各地接洽。

但是大量生产的工业化农牧产品似乎切断了我们和产地、农民之间的关系,我们好像很少过问或无从知悉那些发生在田里的事情,不管是农药的使用、肥料的来源、激素的添加等等。

十年前,美国首屈一指的饮食作家,现任柏克莱大学新闻学教授麦可波伦(Michael Pollan),在他被《纽约时报》评为「2006年十大好书」的著作《杂食者的两难》(The Omnivore’s Dilemma) 中写着:「We are not only what we eat, but how we eat, too.」

为了「完整了解一顿餐食的因果关系」,他下定决心追踪一头牛,看看能从它身上追到什么东西。

这种如侦探般追猎现代食品面貌的精神,惊醒了很多人,惊醒了我自己,每天到底吃进去了什么东西?帮我们生产食物的人是谁?

2015年3月份,一股积累了很久的念头在我心里发酵,我们吃着农友亲手栽种养牧的食物,他们的名字可不可以不要再被隐藏。每个农民用不同方式照料长大的蔬果肉品,也不该被贴上统一的标签。

这件事情要做好很难,而且还做不快做不大,但我们觉得做好事可能比做大事更重要,做好事容易找到相信你的人,大家为了要做到一件很好的事情而凑在一起,这种凝聚的力量是什么都比不上的。

这些慢条斯理的美好不再被隐藏。

我们展开长达三个月的客群调研。发现已有很大一部分消费者,悬心的不再是零售价格合不合理,而是找不到可以信任的来源,他们说匠心情怀的故事已经看烂掉了,麻木了,没感觉了,宁愿听从同事的介绍订购从崇明岛小农寄来的散养土鸡蛋和有洞的叶菜,「这些农人都是看天吃饭,不打药的,每次产量都很少,如果太多人知道我就买不到他家的菜了。」

六月,我们开始拜访上海周边的农场,听农夫聊防虫却不杀虫的方法、粪便发酵成肥料的过程、天灾来临时的无奈。叶面上总会见到小虫蛀出来的坑疤,但因为没有药剂,我们总是随摘即尝,吃之前还得先把果子上的小蚂蚁给吹走,经验告诉我们,蚂蚁选中的肯定甜。

我们认识了真食牧场的阿彬,他的鸡猪牛羊每天在大别山林里奔跑,三餐吃的是他亲手炒的黄豆而非激素饲料;李坤良把木村阿公当偶像,细心照顾红红绿绿的秋葵;天爱爸爸在女儿出生后开始寻找最干净、安全的食物,用养女儿的心情对待那些鸡只们,让它们产出最好的鸡蛋与肉品;我们还跟华东地区唯一一家有机茭白农场的主人成为朋友,他妈妈跟我们抱怨了他儿子的牛脾气和笨脑袋,全村的人都说他们母子俩是种有机的傻瓜。


我们希望这些慢条斯理的美好不再被隐藏,那些难以被看见的,要被看得真切。

一米市集,跟友善农夫买一份诚食

于是,2015年9月9日,一米市集出现了。

这个名字,含着迷人、美丽的浪漫意义。我们希望从吃的最小单位一粒米开始,以线上市集的方法,让更多人结识友善耕耘的农夫,一步一步、一米一米地改善中国的饮食生态。主张这样愿想的同业有很多,一米市集的不同,藏在它进展的每一米里。

我们希望与农夫直接合作,没有了中间商,采购同事就必须天天往农场跑。好几次,我们舟车劳顿来到农田,观察土壤和环境、询问耕种细节后,才发现是偷偷使用农药的假有机,只能放弃。我们的实习记者Sabrina采访了一个种梨子的大哥,问起他为什么会种梨、管理田间的方式有什么特别?发现他的讲述里看不到与我们企业理念相符的精神,即便他不断告诉我们,他很缺通路销售,梨子滞销赚不到钱,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梨子真的很好吃,但是他除了使用化肥农药之外,也用除草剂,他没有对生态环境友善的想法。

就这样,我们的公司因为一个实习生采访完农友后,觉得他的种植方式和理念与我们的精神不符,便决定网站上线初期,没水果就没水果!其实我们也在讨论,我们有没有可能用什么方式,在未来影响他,让他朝着友善农法的方向耕种呢?

我们希望捍卫小农的成长,小规模的农民通常把所有精力和家产投入农场,等待鸡鸭慢慢长大,让虫子吃掉部分作物,这过程已经负荷太多隐藏成本,没办法拿出庞大的资金做认证,所以我们替他们负担这些检测的成本,送至权威CNAS认证的自建实验室或SGS等国际机构做检查。

我们相信科学仪器能够给出农药使用与否的实据,良心却无法被检测和分析,比起认证,你更应该了解栽种养牧的过程,我们在网站农友伙伴里详实地记录了田间的理解和吃进嘴巴的味道,你可以先看看故事再做选择。

我们希望对土地负责,让供应链同事花了将近一个月才确定每种食材的包装,我们希望这些友善土地的食物能被放在同样友善环境的食品级包材里,所以我们不用纸箱更不用塑料袋,提供可重复使用的纸袋,还用环保电动车加上可重复使用的环保专业冷链箱把货送到你家。这些包装虽然比一般材料贵了五倍,但他们经过约三个月的时间就能自然分解,不会产生有毒或污染的物质。

我们对于浮躁但可以走捷径的一切作法感到厌恶,如果做对的事情不能走捷径,我们宁愿选择缓慢一点的脚步把事情做对。

不过因为小农存在的证照不全、供应量不稳定,有些品项谈好了、亲访了,却不能上架,我们能卖的产品还不够多,一些到网站逛的客人感到没有什么可以选。因为地里长的东西没有办法很快,找到一个好农人并把真正的好食材从田里搬到厨桌,是一个慢慢的事情,请你第一次登录网站时,不要失落而去,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寻访到更多友善农夫。

www.yimishiji.com

我们的心意都在这里了

这个过程经历下来,我们发现,在世上,坚持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仍守住诚实,内心如无hardcore,很难穿越利益的引诱和压力的波谷。

但,一米市集,迈出的每一米,都这样苛刻地做。

我们的办公空间,贴满整个项目发想的过程,从人员配置到成本分析,从企业理念到网站雏形,在走过办公室一圈后,一览无遗。我们接受参观,我们的食物没有秘密,只要你想去访问农场,所有的门都会为你打开。

我们找在不同领域的高手一起促成这件事情,只要确认团队里的每个人有同样的愿景和使命,有对食物、农业、土地同样的热忱,我们很少谈论如何「管理」,而是坐下来一起头脑风暴如何「推动」团队前进、解决困难问题。

美国的一句谚语是这么说的:「We do not inherit the earth from our ancestors; we borrow it from our children. 地球不是我们从前人手中继承来的,而是向未来的孩子们借的。」

希望在不太遥远的未来,每个人不再对食物的安全操烦担忧,土地不是这样伤痕沉重。

如果你支持我们的愿景,认同我们的理念,欢迎来我们网站坐坐,买一棵不打药的蔬菜,买一块大别山草饲的牛肉,买一份诚食,我们在这里诚恳地做事情,在你看不见的细节上,坚守诚实的贵重,我们的心意都在这里了: www.yimishiji.com

/我们在这里相聚,从厨桌上的一粒米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