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是否下架这条鱼上面,
一米市集曾经短暂分裂成了两派,
最后,我们还是决定下架。

文章较长,但值得花费7-10分钟阅读。

本文要点:购买食用金枪鱼,请避开蓝鳍金枪鱼、大目金枪鱼等易危、濒危物种;如购买金枪鱼,请选择「永续渔法」捕捞的其他金枪鱼品种。

我们对于蓝鳍金枪鱼的记忆

在我们的记忆里,金枪鱼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很可能,它只是作为一种美味而存在,或者只是作为一种商品而存在。存在于筑地鱼市场的金枪鱼新年首拍中,存在于小野二郎的《寿司之神》中,存在于北上广深的寿司店中……

▲筑地鱼市是日本最大的鱼市场,蓝鳍金枪鱼的交易使这里声名大振。2013年日本的筑地市场,一条重约222公斤的蓝鳍金枪鱼,破了1.5亿日圆(约150万美元)的纪录。

▲作为寿司之神,小野二郎的经典招牌就是蓝鳍金枪鱼寿司。

蓝鳍金枪鱼是一种什么样的鱼

出现在寿司盘里的蓝鳍金枪鱼只能打动我们的味蕾,
却并不能让我们感叹这个物种的震撼与神奇。

蓝鳍金枪鱼是大洋里最野性的生命,它们一般长2-2.5米,最长超过4米。它每小时可以游30-50km,最快可以达到每小时80km。同时,它是一种极为少见的温血鱼类,如果你跟它同游(假若你能跟上它的速度)

伸手摸一摸它那光滑的身体,就能感受到它温暖的皮肤。

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的洄游路线图

一条活到15岁的蓝鳍金枪鱼,便意味着它已经在大洋中遨游了160万公里,大洋两岸也已经来回了很多次——因为它在睡梦中也不会停止游泳,直到死亡。

它们面临的险境

不过,大多数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并没有机会看到160万公里的风景,接近七成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在不到一岁时,就上了我们的餐桌,剩下的大多数金枪鱼也活不到三岁,而它们的平均寿命是四十年。

▲接近七成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会在一岁前被捕捞,只有1.2%的蓝鳍金枪鱼可以活到四岁以上,而它们的寿命是四十年。

蓝鳍金枪鱼分为三种,一种是大西洋蓝鳍金枪鱼,一种是太平洋蓝鳍金枪鱼,一种是南方蓝鳍金枪鱼。自工业化捕鱼以来,大西洋蓝鳍金枪鱼下降了51%

被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EN」

南方蓝鳍金枪鱼就更糟糕了,其成年鱼数量下跌了85%

被列为「极度濒危CR」。
▲2001年

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制定了《IUCN物种红色名录濒危等级和标准》

物种被分类入9个级别

绝灭、野外灭绝、极危、濒危、易危等级别。

一米市集下架的蓝鳍金枪鱼是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在IUCN的红色名录里列为「易危VU」,跟大熊猫是同一个级别的。这意味着再不加以保护和限制,它们也很可能走上另外两种蓝鳍金枪鱼的老路。

无节制捕捞的后果

蓝鳍金枪鱼位于海洋食物链的顶部,种群的灭绝或者大幅度下降,会对其他物种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到整个海洋的生态。

约克大学海洋保护专业教授卡鲁姆•罗伯茨认为90年工业化规模的捕捞,已经导致「生态性溶解」,整个生物食物链已经被毁掉了。

▲金枪鱼喜欢集群觅食、迁移,这样的习性,导致它们更易为人类所捕获,进而导致其数量急剧减少。

同时,我们人类再也没有可能在海洋中看到史诗般行军的它们,最多只能在《动物世界》中缅怀这种孔武有力的生灵。

有人为它们负责吗?

对金枪鱼等鱼类的存续和管理的全球性组织共有17个。主要包括:中西太平洋渔业管理委员会(WCPFC)、北太平洋金枪鱼类国际科学委员会(ISC)、泛美热带金枪鱼委员会(IATTC)、大西洋金枪鱼类保育委员会(ICCAT)等。每年,区域渔业管理组织通过配额体系向各成员国分配捕捞限额,以此约束和管理各国在公海的捕捞行为。

▲如果我是猫熊,你会关心我一点吗?
WWF制做的保护蓝鳍金枪鱼的海报。

但是,ICCAT被媒体和环保人士称为: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缺乏效力的国际组织。在它42年的历史上,地中海和大西洋中已经有好几种金枪鱼接近消失,或者面临严重威胁。

日本的作为

2010年3月,在联合国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会议上,摩纳哥建议,把大西洋蓝鳍列入公约的附录一,列入这里面的生物,在国际间贸易将遭到严令禁止。日本带头反对这一议案,最后禁止大西洋蓝鳍国际贸易的建议遭到否决。日本消费了占世界总捕捞量八成的蓝鳍金枪鱼。

《经济学人》曾这样描述日本在私下的公关动作:头一天晚上,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175个缔约国的许多代表在日本大使馆参加了一个招待会。菜单上,蓝鳍金枪鱼寿司赫然在列。而CITES大会次日的议程中却包含了一项提案,该提案建议,鉴于蓝鳍金枪鱼已经足够濒危,应该完全禁止该物种的买卖(本刊支持这样一项禁令)。

中国的作为

看到日本的行为,我们会愤怒,但中国一些公司的做法,亦让人羞愧。2014年中国金枪鱼公司计划在香港发行IPO,但他们的招股书披露,在「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所辖区域,中国渔船累计超捕大目金枪鱼7998吨;在大西洋区域,累计超捕3799吨。

大目金枪鱼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易危物种」。2014年12月9日,在多方压力下,中国金枪鱼公司撤回港股IPO。

由欧洲议会出资进行的调查报告《中国在世界渔业中的角色》指出,中国渔船的实际捕捞量远远高于其官方上报联合国的数字。这份调查披露,中国渔获每年约有310万吨来自西非沿海,但其中多达250万吨产量隐瞒未报。我们无从得知,这其中有多少被盗捕的蓝鳍金枪鱼。

马云拍下蓝鳍金枪鱼

意味着什么?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去年的双十一,马云用手机扫码花38888元买走了2015年的双11第一单,刚刚从日本运来的蓝鳍金枪鱼。

马云的影响力无疑是巨大的,这一动作可能会为中国的金枪鱼热潮又添了一把火。可以想象,如果中国人爱上了蓝鳍金枪鱼,它们也许真的没有未来了。

虽然后来证实马云拍的金枪鱼是人工养殖的,但野生的蓝鳍金枪鱼会因为这一行为,处境更加艰难。

养殖金枪鱼就行了吗?

蓝鳍金枪鱼是否可以以饲养代替捕捞呢?答案很难说。因为蓝鳍金枪鱼寿命很长,也意味着它们长得很慢。

慢不是问题,问题是蓝鳍金枪鱼光吃不长肉:因为蓝鳍金枪鱼是温血动物,而且又一刻不停地高速运动,这就造成它们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据测算:每生产一公斤金枪鱼,需要15到30公斤的小鱼做饲料——比人工饲养的三文鱼高出近10倍。现在每年有3000万吨的饵料鱼被捕捞,如果蓝鳍金枪鱼的养殖规模和鲑鱼一样大,金枪鱼可能会把剩余野生鱼类的食物资源都消耗光。

人类是健忘的

其实,人类是健忘的。白鳍豚、华南虎曾经就生活在我们身边,它们消亡,曾引起国人的短暂注意,但这种注意并没有延续多长。让人悲观的是,蓝鳍金枪鱼的生存地离我们更远……

《南方周末》曾在白鳍豚淇淇人工饲养30周年的时刻,发表过一篇文章,里面写到:
在淇淇刚走的那几年,每到祭日,总有人来纪念。后来,慢慢淡忘了。它连作为警示,以拯救姊妹江豚的功能都发挥不了了。 人类根本不在乎这样的记忆。

我们曾经的分歧

关于蓝鳍金枪鱼本身,看完上面的文字,可能你已经有所了解,也有了自己的判断。但在下架之前五天的时间里,在未深入了解蓝鳍金枪鱼面临的困境前,我们也曾有过分歧,并有过大量讨论,也专门针对这个事件建立了微信群组,大家在其中各抒己见:

这里的每一个观点都不能称其为「错误」,但在蓝鳍金枪鱼陷入危机的境况下,跳出商业的范畴,站在地球可持续的角度上,我们确实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除了永续渔法

还需要考虑更多

在野捕海鲜的选品标c准上,一米市集一直将永续水产(永续渔法捕捞的水产品)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并倡导大家购买经过MSC认证的水产品。当然,这无形中也给产品开发部门增加了很多困难,但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

永续水产是指一种依从可持续发展策略而捕捞或养殖的海鲜。可持续海鲜透过从来源作出保证,使无论是从捕捞或养殖而得来的海鲜,其产量都可以维持而不会影响其来源地的生态系统。

现在,下架蓝鳍金枪鱼一事让我们反思:在生态环保面前,仅考虑永续渔法是不够的,我们希望做得更好。譬如参考IUCN(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制定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红皮书)等资料,保持食物来源地的生态,更关爱地球。

同时,我们也提倡大家在条件允许的状况下,尽可能选择「永续渔法」捕捞的海鲜,包括并不受到威胁的其他种类金枪鱼。

最后,我们感谢沈黎平先生,他是岑谷农场的主人,也是一米市集的契作农户,正是他向一米市集提出了质疑。谢谢沈黎平先生给予我们的宝贵反馈,视一米市集为朋友,视地球为家人。

▲岑谷农场的主人 沈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