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供应链比火星救援还难?

发布日期:2016-03-25

有次开运营策划会,有人提起来说供应商能不能提供一些免费农产品给我们做「满200元赠送」,采购经理熊就说:「他们是小农场,没有多少东西。」

这是一米市集跟其他生鲜电商供应链的很大不同,与小农场的合作中会面临许多难题。不过,创办人Matilda仍不停地在选品会议上对采购说,要保持本地农场占比80%,要建立与小农场的利益共享机制。此外,在检测、仓储冷链、最后一公里配送等所有生鲜电商绕不开的环节上,我们又可以挑战哪些不一样,这些不一样会给消费者带来什么新的价值…

这个过程里, 我们总是与自己较劲儿,与生鲜电商的主流做法较劲儿。这些要求与较劲,在给我们带来难题的同时,也让消费者有了很多疑问。从网站上线至今,我们收到了很多问题,以下这些曾多次被问到,如果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走这条不太「主流」的路,下面的回答或可解释一些疑惑。

你们的选品标准到底跟别人有何不同?

选择什么产品上一米市集,是采购的大核心。在制定标准时,Matilda说,我们一定要坚持完全无负面添加,不用有毒的农药化肥,如果有不友善的种法是不能合作的,无公害标准的我们都不要做。QC同事(英文QUALITY CONTROL的缩写,中文「质量控制」)就马上跳出来讲,「这样太严格了,不行啦,很多产品我们可能都卖不了,比如大部分加工制品都是要有些添加剂的。」

QC在一米市集有很强的「存在感」,他说没有哪个生鲜电商这么重视QC,大部分是没有这个岗位的,这也造成他成为全公司「最嚣张」的人。经常对 Matilda放话「检测证件不到齐不能卖,不然你会被罚款」;采访团队写好的故事一定要先给他审核,他会用「火眼」看一遍。有一次,他发现文章里写到农友有SGS的检测报告,但他没有在采购拿回来的资质材料里见到过,就说马上再去核实,暂停发布...

QC为选品标准制定了严苛的品控流程,从土壤和水的检测,到上架前送至经CNAS认证的自建实验室和SGS等一批全球权威的检测机构检查,还有出入库的定期批次抽检,为了防住除草药、杀虫剂、重金属污染物、真菌毒素、兽药、激素及微生物等种种问题,这些检测环节一样都少不了。

根据产品不同,少则检测30多项,多则200多项,如果省掉一些产品不检测有没有关系?后来发现真有关系,有一个批次的进口水果,图片和文字都做好了等着检测出来上架卖,竟然查出了农残,都是大家常常买到的,南非进口西柚、美国进口无籽黑提、台湾莲雾、越南进口红心火龙果、智利进口蓝莓...

此外,我们希望每一口放进嘴里的食物,从哪里来、如何耕种与饲养、如何采摘与包装等都能清清楚楚地告诉大家,希望与采用友善环境耕作方式、实践永续农耕的农友合作,优先选择重视人道主义且环保的方式饲养家禽的伙伴。

符合这些原则和理念的伙伴往往是分散在各地的小农场,大农场很多时候出于规模化的考虑会牺牲掉一些重要的考量,当然也有很好的,我们有找到一些。只是相对而言,拥有崭新种植理念的农人(大多数是小农场)更愿意将农业生态环境的永续性放在利润前面,更愿意坚持无农药化肥的有机种植方式,把最新鲜健康的蔬菜传递给本地的消费者。

但小农场多起来的时候,我们开始面临很大的挑战,比如经常断货,网站就会显示「它已经被吃光」,菜青虫误入包装没被发现、下雨天无法采摘等等,都是让人抓狂的状况,好在每个良心小农的产品都是真的好吃,担心食物安全的消费者再也不用费事亲自跑到崇明岛去买蛋和菜。

截止到现在,一米市集上有了争荣农场的陶争荣、三莓园的苏林、玫瑰庄园的吴敏、兰谷高科的李坤良、真食牧场的阿彬、天爱庄园的陈望哲和陈燕华、三分地的蒋永辉、康源大地的胡杰、朴和素农场的贾瑞明,等等;也有了旭耕农场、嘉仕有机、锦菜园等大农场,丰富小农场没有种植的产品品项,稳定了供应。

肉产品主要是名山牧场、一品农庄等资质齐全、养牧过程透明且严苛的大农场,我们也在找能提供优质鸡鸭猪牛的小农场,但碍于资质等状况暂时还不能上架卖。

我们也挑选了一些国外好食,因为有些农产品受限于国内地理环境无法生产或还无法做到最好。选择进口食材时我们追求尽可能追溯到国外农场或优先选择对环境友善的供应商。

鳕鱼找的是Clipper Seafoods,它成立于1987年,是全球首间获选MSC认证通过的鳕鱼捕捞者。而MSC(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海洋管理委员会)是1997年建立的国际非政府组织,透过对渔场严格考察来推动生态可持续渔业的保护与发展,全球目前有34个国家与其开展认证合作,约250家野生捕捞渔场通过认证。通过MSC认证的进口水产产品是我们更想要推荐给消费者的。

综上讲述,在一米市集的网站上有些产品你是买不到的,比如高温灭菌的牛奶(巴氏杀菌才好)、大量化学添加的美味酱料或可口可乐等碳酸饮料。我们仅选择健康的、可溯源的、对地球友善的产品,有些是坚决不会卖的。

这些严格的选品标准,使得我们网站上的产品种类不够丰富,请你第一次登录网站时,不要失落而去,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严选最好的给你。

你们怎么找到这些产品?

采购团队从7月陆续入职一米市集之后,先是拿到几家亲访过的小农场联系方式,开始谈合作。不过因为选品标准跟其他生鲜电商不同、小农场又有着很大的变动性,尽管每个采购伙伴都有着资深经验,还是白做了一些功。

一个在大别山养猪牛的农友迟迟办不下来肉的资质、一位种梨的农人因为在采访中被发现使用除草剂也打农药且没有友善种植的意识等原因,耽搁或停止了计划中的合作进程。

还有一家种蓝莓黑莓草莓的果园,访问三次,写了采访故事;果酱没有QS,我们还介绍了代加工厂给园主认识,只是多出来的代加工费他觉得有些高,而没有QS我们就卖不了,想着就合作鲜果好了。可后来又得知,苦于好几年的投入和产出严重不匹配、经济压力过大的他,决定跟另一家公司合作,对方希望他给草莓用药以保证产量,他就来找我们商量,问是否可以一半不用药一半用药,不用药的跟一米市集合作,我们没有同意,也跟他讨论具体的种植计划和销售方案,希望他能够坚持下去,最终他答应跟我们长期合作,他的草莓非常好,12月份将会上线售卖。

几个月下来,采购伙伴的脑袋变得越来越灵光,在去农场走访之前,先拿着一张规范的表格单挨着电话问个遍,去的农场次数多了采购组全成专家,知道种菜过程最要关心病虫害和肥料使用、养鸡重要的是饲料来源...

电话里问出会用药用化肥的农场就不浪费时间了,再把该有的资质和材料都要来,有良心的但没有资质的农场,就问问他们什么时候能有,我们可以等或可以帮他们想办法。符合我们标准的,采购、QC就很快下到农场亲自去看。

这一套做法比起采购经理熊的前工作要麻烦太多。他曾在业内知名生鲜电商公司工作,负责大促全类目和生鲜类目采购,两年里只去过三次产地,还都是供应商主动邀请、出费用,更多时候是别人把产品邮寄过来,或网上搜索,或去线下高端超市看最近在卖什么,把包装背后的联系方式记下来回到公司打电话。

而如今他几乎每周都要去2-3次产地,去产地的路费、餐饮都公司负担,取回的样品要严格按照供应商的报价给钱,避免出现「吃人嘴短」。

跟一米市集直接找到农场不同的是,熊以前所在的这家公司多数是选择中间大盘商,其实就是由掌握着很全货源的大贸易商直接供货,不用花时间接触生产源头。甚至有些品类需求量比较少,比如姜蒜等,没必要专门谈一个供应商,就从批发市场补齐品项。

在补全网站品项的时候,几个当妈妈的伙伴提出鸽子肉和鸽子蛋在上海地区有很大需求,给孩子炖鸽子汤是很补的。采购的阿标就开始广泛搜罗养鸽子的地方,有一家提供很全资质的鸽子场成为了我们首要去亲访的对象。

那天还下着阴雨,采访团队和摄影师一大早出发,临近傍晚才回,内容组记者杨翎一进公司就讲:「这样的以后不要让我们费时间去采访!」

她列出三点让采购判断这个鸽子场到底符不符合一米市集。

1、整个养鸽子场的卫生环境不算好,仓库、消毒室等地方的窗户和地面都上锈结网了,据观察应该打扫的并不频繁,鸽子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和生态养殖理念不符合。(在笼子里发现了一只死鸽,没有及时清理,负责人说是搏斗死的。)

2、和接待人的交流中感受不到他对于鸽子的感情,感受不到鸽子场的人情味儿,鸽子仿佛被当成了冷冰冰的交易品。(对于这一点,内容组阿甘的观点是:「我觉得不一定要对鸽子有感情,农场主只需对他的养殖事业有感情、有抱负,对养殖事业上心的他们更可能用人道的、现代的方法去养殖。当然,对鸽子有感情是最好的,感情的存在可能会让鸽子在被屠宰前得到更好的、人道主义的待遇。」在寻找好的产品过程中,我们会经常产生这些讨论,大家各抒见解。)

3、鸽子场的接待人说养殖产生的污水污物,没有处理设备,会排到一个池塘,说池塘里养鱼养虾净化,有待核实,是否会对周围环境产生影响?

Matilda、供应链总监慕、运营总监一波和采购组、内容组伙伴马上开了一个会议讨论。看完摄影师拍的图片和现场亲访的讲述后,大家都觉得这一家肯定是无法合作的。

采购组的熊和阿标就说,要寻找到符合一米市集标准的鸽子肉是很困难的,因为鸽子这类的产品规模化养殖是普遍现象,它不像散养的鸡鸭能卖到上百块钱,一只鸽子几十块钱,如果散着养成本很高又卖不掉,市面上很少有人这么做,要找到好的供应商太难了。

大家陷入沉默。这和水果遇到的是一样的难题,不打农药的水果太少了,有些果树如果不打药就几乎会死掉,完全绝收,而有些水果则是比较容易做到有机的,关于水果的标准我们也在请业内专家给指导建议。

总之,寻找到真正好的产品,真的不那么容易,但我们希望能慢慢改变,如果你身边有很优质的产品种养者,请一定推荐给我们认识。

你们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们从其他电商买了一个六种蔬菜的组合包,在办公室研究,六个无用的冰袋、一个31cm*49cm的大泡沫箱、4个防震塑料袋、一大叠珍珠棉和一个塑料托盘,这些都是一次性使用、完全不降解的材料,会永远留在地球上了。

在塑料制品中,也分可降解和不可降解。「不可降解的,首先是视觉污染,会一直留在环境里,几百、上千年内都会存在;可降解的塑料,虽然视觉上看不到了,但分解完也还是会对环境有影响。所以可降解不代表是环保的,要看对环境的影响会降低到什么程度。」供应链的青波说。

如果不要大盒套小盒、塑胶袋好几层,不用差品质、不可降解、污染严重的包材,行不行...现实是,寻找环保包材之旅困难重重。

青波曾打电话去不同厂家,询问可降解而且环保的材料。厂家回他:「你们有病!神经病!你们这些天天坐在办公室,一天到晚异想天开,根本就不懂这个东西。」啪的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市面上百分之九十九都不是用环保材质在做,他们也遇过厂家苦口婆心相劝,毕竟原料的价格是一般的两倍以上,普通消费者不一定买这个账,网站刚起步,需求量也不够大,供应商做模具、开发技术都要钱,为什么要逆着市场去做这个东西?

对供应商而言,他们要考虑成本与市场,如果市场的需求量不够大,却需要高成本的技术与人力,这会导致投入跟产出不成正比。「也难怪他们会觉得烦。因为国内这个观念不够普及,但不普及不代表我们做的事不正确,我们要朝正确的方式去做。」青波他们没有放弃,通过好几个不同渠道寻觅厂商。「我们也找过做出口医疗器材的包材厂,但还是碰了壁,他们觉得那么高端的东西要拿来包食品,起订量又小,各方面都没得谈。」

直到一次,看到某家饭盒的材质似乎符合需求,循着盒上标志在网上找,结果看网站关闭还以为它倒了,继续追查才找到联络电话,「原来是网站出了问题,坏了,关闭几十天,差点就错过了。」

这家包材厂商的老板是农村出来,知道塑料袋对环境污染的严重性,很认同我们的理念,他说自己也有块小田地,平时种菜来吃,「他做这事也是够有情怀才做得下去,不然他每年也都在亏,很少人愿意为这个成本买单。」

我们现在用的纸托盘是竹纤维和木纤维,自然降解,对环境没有任何毒害。「比塑料或普通纸托盘贵一倍,普通纸托盘一半是3到4毛,但很多看不出原浆的质地,有些经过加工或漂白。」

塑料袋,本打算选择一家经过欧盟实验室检测、能达降解程度的产品,但我们没有达到30万的起订量,一时还无法采用。所以前期在避不开塑料制品的情况下,只能尽量使用PE塑料袋,相对于PVC会对环境更好些,同时寻找更好更环保的包材,不断地尝试这些东西。「我们在尽最大努力减少对环境的污染,正在路上,但并不是做的最好的。」

最后送货到客人手上,我们用牛皮纸袋取代了常用的马甲塑料袋,「客人可以选择要或不要,需要我们会提供,不需要就减少这个浪费,赠送一张20元优惠券作为奖励。」

运输过程中,我们用EPP箱代替白色泡沫箱,这是一款无毒无味、可100%循环使用且性能几乎毫不降低的环境友好型泡沫塑料。我们把多个订单放在EPP箱子里,送到家时,再一件件装入牛皮纸袋交到客人手里。「取代了通常电商的做法,用纸盒装菜,大部分人家里存了很多纸盒子,也没用,扔到垃圾里,我们想尽量减少这种浪费。」

一般的电商平台,若一份产品一百块,可能花十五块在包装上。一米市集以「减法」原则思考,希望能除去多层包装的可能,简化后的成本应可降至5%至10%内。「结果我们花了差不多15%的成本在包材上。」因为可降解、无污染的材质,对原料的要求高且加工过程更复杂,所以包装看似简单许多,实际成本却更昂贵了。

但这部分费用并不会通过高定价去转嫁给消费者,我们有严格的比价,与同等品质的产品和其他竞争平台相比,我们的价格是略低于或持平。

「总有人要先做,这种过度包装的惯性才有改变的可能。」未来我们还是想继续在包装上做新的尝试和突破。「不然用麻绳绑好了!」「哎呀!会累死人啊!」青波和慕两人笑笑闹闹地仍发想着该如何进步。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在送货员送上新鲜蔬果肉品到你家时,已经什么包装都没有啦!

我们希望运输途中的温度控制能更严格,将EPP箱体内分了三个温区,适应不同种类菜品的特性。利用冰盒而非冰袋,控制温度,冰盒可以重复用2-3年,比冰袋要更加环保。

在运输的车辆上,最后一公里使用电动车,减少拥堵和对环境的污染;从农场到仓库目前用的还是一般的耗油式冷藏车,「听说有公司在用电的冷藏车,我们也在找了。不知道用电的能不能达到功率支撑一个制冷机去工作。但要一步步地去改善这些细节。」

你们能赚钱吗,多久倒闭?

Matilda想起2013年底,山东一家农场里,高先生带她参观,她看着叶菜上被虫子蛀出一个一个洞,问他做这个挣得了钱吗,他笑笑地说:「如果想赚钱,当初就不会做这个了。」

他动起身子,翻了翻踩在脚下的土壤,说这片地从一开始的翻挖、休养到真正能种植作物,足足等了三年的时间。

三年,可以让一间有前景的创业公司获得天使和融资;可以让苦干实干的职员晋升为小主管;可以投资房地产和股票,买进又卖出好几回。但高先生这三年,花在了等待一片土地修复,没有其他捷径。那些我们每天上班时都要检视的成本数字、效益和效率,在高先生的农场里显得微不足道。

但像高先生这样,顺天知命,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诚实地拒绝农药化肥、抛掉高薪工作转投农业、采用成本最高收成最低的农法、孤独面对天灾风险的农人们,在追求大规模、廉价、隐藏生产者姓名的市场面前,还有没有机会?又有哪个平台会愿意跟一天只产100颗鸡蛋的农夫合作,这意味着会缺货、花功夫推广也带不来多少利润;当农法种植陷入「吃钱的无底洞」、大家调侃「想害谁破产让他投农业」的时候,有多少农人可能会坚持不下去,转向利益和产量妥协?

我们想要试着去改变,但这一间公司能赚到钱活下去吗?

如果有对我们的未来更好奇的人,欢迎花时间来访问我们,怎么活下去且长命地活好,一米市集是有些思考的,可以一起聊聊看。